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正文
解码大师最正版图 《德州志》探究(二) 明万历《德州志》折射人
发布时间:2020-01-18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明万历《德州志》是明代的第二部德州志,在德州失传已二百余年。明万历《德州志》原貌如何?它记载了哪些内容?二百多年间如同谜一般的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中。

  三百多年前的康熙《德州志》序言中写到,(明万历)州之志书为明万历四年唐侯文华所作。可见当时的知州唐文华为明万历《德州志》主修,后世习惯以主修者姓氏简称其志,所以万历州志又被称为唐志。在康熙《德州志》的记载中可以看到,康熙《德州志》在编纂时还在借鉴明万历《德州志》,可见当时仍存有此书。

  进入乾隆年中期时,德州官府所存的万历唐志已不复存在,偌大的德州唯有吴楚椿尚存一部。吴楚椿家世非同一般,祖先吴观音保为蒙古人,史书中有记载,吴观音保元末官陵州达鲁花赤。陵州即今德州,鲁花赤为最高长官之意。吴观音保爱民善政,颇得民心,后落籍定居于德州。吴楚椿是乾隆六年(1741年)举人,曾任浙田知县,六年后退职归乡,二四六论坛 【理财案例】 黄先生36岁因此财。授徒以自给。因留心德州典故,著有《州志拟稿》。如此爱德州之地,又为重学术文化之人,善藏家传万历《德州志》二百年,可见此人的精神与追求。

  乾隆二十二年(1757年),德州曾谋修州志,吴楚椿将家藏明万历州志交出供修志借鉴。修志为当地庄重且神圣的文化大事,但当时却折腾了一番就半途而废,吴楚椿极为失望,遂将书取回。到了乾隆五十三年(1788年)再度兴修《德州志》时,明万历《德州志》已无踪影。

  从《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》中得知,北京图书馆、南京图书馆和中科院图书馆今尚存明万历《德州志》胶片,令人惊喜。2001年夏,笔者因搜求德州旧志到南京,顺便访寻万历州志。南京图书馆管理员接待笔者后,找出明万历《德州志》胶卷,并告诉笔者,原书目前在台湾。本以为志书胶片会令人惊喜,但打开放映机后,页面残破,字迹漫漶,全书残缺不堪,仅40多页。

  同年冬天,笔者又赶赴北京图书馆和中科院图书馆,分别调出明万历胶片比较,发现国家图书馆胶片全而清晰。据国家图书馆特藏部杨老师介绍,原书原在日本,后通过曲折的外交途径才将此书拍回。但因复制费用高昂,笔者只好通过放映机抄录,并严格按照原书式样,用了两个多月才全部抄完。随后通过装有古籍软件的打字社原式重拍,终使明万历《德州志》重现。虽不是原汁原味,但幸好也有当年轮廓。

  明万历《德州志》比嘉靖《德州志》有较大进步,由八志增为十一志,容量扩展近一倍。如嘉靖志书中“德州卫”原不足百字,现扩为一志,尤其是首次有了关于“民兵”的记载。此外,还增记了风俗、节俗、祠宇、桥梁、坊表、驿站等,在“艺文志”中增加了多篇关于德州重要设施建筑的文章,还有德州旧志中唯一的马明瑞的《董子书院祠堂记》,虽是残文,但对研究德州文化地标性建筑颇具价值。

  明万历《德州志》的文化价值不言而喻。明代是中国方志史上的兴盛时期,嘉靖年间全国各府州县兴起修志热,万历年间修志事业进一步发展,五十年一修已成传统规矩。山东当时在全国志坛异常活跃,作为山东首府的济南府蓬勃领先,隶属济南府的德州人文勃兴,修志之事不落人后,万历四年(1576年)即修成德州志,且比开山之作嘉靖《德州志》有较大改观,可见当时德州人文之兴盛。

  明万历《德州志》的主修者唐文华,祖籍河南怀庆(今河南泌阳),举人,万历二年至四年任德州知州。在任时间虽短,但办了不少实事,编纂州志即为其一;而且在编纂过程中,唐文华亲自校刻,可见重视程度。

  明万历《德州志》的编纂是州儒学学正李禴,也就是德州官立学校的长官,负责教育德州秀才,掌管社会风华。他祖籍直隶长洲(今江苏吴县),贡生,饱学有识,为编纂州志下了很大功夫。欢迎光临神码堂59875,http://www.doujinqipai.com

  说到明万历《德州志》的编修,还有一个很独特的情况,那就是有三个德州进士高官曾参与其中。一个是马九德,字小东,嘉靖十四年(1535年)进士,官至都御史巡抚,即一省军政最高长官;一个是程珤,字静泉,嘉靖十一年(1532年)进士,官至江西右布政使,是省长级民政财政长官;一个是张大业,字新所,嘉靖三十五年(1556年)进士,官至湖广参政,副省级高官。马、程、张三进士高官参与明万历《德州志》的编审,是诸多退休归乡的进士官员中原官职最高者,威望甚高。在明万历《德州志》的后跋中称他们为“皆艺苑宗匠,史馆名家,各摅见闻,严加斧斫,始纂成志”。有了这些人的支持把关,志书质量提升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明万历《德州志》之后四十九年,于天启三年(1623年),由知州安受善、州学长官王克宽续修州志,后世称为安志。续修不违中国方志五十年一修的传统,但“续”味有异,乃至有流于形式之嫌,除了对“官秩志”和“选举志”续增了五十年人名外,其他内容仍旧,甚至干脆用万历志原版重印,对续增文字刻板续印,手法生硬,新旧衔接或缺或迭,有悖于志书的完整性。

  国家图书馆中的万历《德州志》胶片,其实就是续编的天启《德州志》,其基本部分是万历州志原刻板所印,字体古朴雄浑,版式规矩,每页16行,每行20字;续刻部分字体纤细秀气,版式不甚规矩。可以这么说,见到了天启州志就见到了万历州志,安志之中有唐志。基于这种情况,笔者姑且称其为万历、天启《德州志》,二志融一书,一书兼二志。